可爱少

多喝热水

最近在看不二臣

瓶邪初心

♪(*^^)o∀*∀o(^^*)♪

【脑洞一号】大魔头和左护法

从前有个江湖
江湖上有个大魔头
坏到骨子里的坏呀
让所有人都咬牙切齿
人人得而诛之的那种坏
但是这个魔头武功出神入化
天下没人打得过他
你知道
一个人在第一的位置待的久了
就会很寂寞的呀
所以魔头就告知天下
每天早九点至晚五点都可以来“挑战”他
魔头对来挑战的人都是点到为止的
也不废他们武功
挑战失败了魔头还会鼓励他们再接再厉
心情好时还会指点一二


其实魔头也没那么坏的
一开始血洗江湖四大门派只是为了报杀父之仇而已
后来的恶名大多是以讹传讹
但他脾气确实不是那么好的
然后有一天
很普通的一天——的晚上
有一个少侠
半夜三更来杀魔头
啊不
是挑战魔头
然后魔头睡觉睡到一半啊
有起床气的
一剑就把少侠砍死了
少侠的脑袋掉在地上轱辘了几圈才停下
然后
世界静止了


就像时间回溯一样
魔头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穿越了
回到了十几岁那么大的时候
一朝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从教主变回了乞儿
饥寒交迫 武功尽失 奄奄一息
就躺着等死了
教主虽然很懵
但是不方
因为在他记忆里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他
躺了一会果然就有人来了
也是一个小孩子
比他大不了多少
锦衣华服 唇红齿白的小孩
是王府的小世子
来看雪景的
就把教主给救回去了


小世子对他可好了
床分他一半 衣服分他一套 好吃的也要掰成两份分着
于是教主也被打动了
也对小世子很好很好
但也没那么好
因为教主很疑惑
因为教主不记得后来有小世子这么号人物跟在他身边
按常理来说
小世子长大以后应该和教主是很好朋友
教主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然后教主就一直揣着个心眼


后来过了很久
教主和小世子都长大了
十七了
太平日子要到头了
坊间有传言说怀安王要造反
越传越真
都传到皇帝耳朵里去了
这事情就大条了
皇帝就找了个莫须有的罪名
砍了怀安王府所有人的人头


怀安王是谁啊
就是小世子他爹呗


说要砍头
但是砍头也得有个顺序吧
就先砍王爷 再砍王妃
砍完大人了
再砍孩子
小世子就被伪装成了一个小伴读
因为不是核心人物呀
前面要砍的人太多了
要好久才能轮到一个小伴读
所以小世子就多活了一会
亲眼看着他爹娘倒在血泊里
看着他乳母倒下去
看着他的小伴读倒下去
因为人太多了
一百来号人呢
刽子手也会累呀
就打算歇一宿明天接着砍
然后这天晚上
王府就走水了
剩下的人和朝廷的兵全都烧死了
没人知道教主的存在所以也没人来抓他
他就在外面找机会救人
然后就把小世子救出来了
但是水火无情啊
小世子的脸就被烧坏了
教主就给他包扎上了
然后教主突然就想起来了
上辈子
确实是有这么一号人物在他身边的
他的左护法就是这个样子的
总是带着面具 很少说话
是他很得力的一个属下
之前小世子的脸没被烧坏
教主自然不认得他
这里就要说一句题外话
就是上辈子救教主的人不是小世子
命运不小心就改变了一下呗


这么多年教主也不是吃白饭的
毕竟杀父之仇还没报
教主不仅夜里修炼武功 还在外培养了自己的势力
于是现在这种情况下
教主就又干起了老本行
奋斗了好几年
杀父之仇报了
教主又成了大魔头
小世子也成了左护法
和上辈子不同的是 这辈子两个人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


然后很普通的一天
有一个少侠来挑战魔头
在魔头手下过了几招之后就被魔头杀掉了
然后就是你想的那样
魔头又他娘的穿越了


这次穿回去要比上次大一点
正好穿回了十七岁那年
但是有一个事情不太对
就是这次的小世子不在教主身边了
这个世界的小世子和教主不认识彼此
当教主找到王府的时候
王府只剩废墟了
小世子也不在了
又过了很多年
一个戴面具的人来投靠魔头
于是魔头让他做了左护法
魔头觉得自己很亏欠左护法
就对他很好很好
这次没再揣着心眼了
是掏心掏肺的对左护法好
然后左护法就误会了
喜欢上了魔头
魔头一开始很诧异的
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上我?
可是后来也喜欢上了左护法
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后来又过了几年
那个少侠又来了
魔头觉得蹊跷
就特别注意,没有杀少侠
少侠也变强了
上次只能在他手下过几招
这次居然和他打了一柱香的时间
但是还是没有打过魔头
少侠就走了
这天夜里魔头睡下
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穿越了


这次时间更近
穿回了刚报完杀父之仇的时候
然后魔头惊讶地发现
他和左护法又成了从小到大的好朋友
但是他喜欢左护法的呀
魔头就和左护法表白
被拒绝了
魔头就很苦恼

然后又过了几年
少侠又来了
这次的少侠非常强
还成了武林盟主的女婿
和魔头打了两个时辰也没分出胜负
最后还是魔头赢了
魔头就让少侠走


没想到少侠趁魔头转身的时候一剑刺过来!
左护法就替魔头挡剑
就死掉了
魔头大怒 一剑砍掉了少侠的头颅

结果又穿了!
这次时间最短
魔头刚回过神就看见左护法扑过来挡剑
血哗啦一下像泼水一样
一下就把魔头的衣服打透了
然后魔头听见左护法叫他
左护法叫他的小名
魔头就知道了
这个是他的爱人
这个左护法是和他两情相悦的那个左护法
不是只想做他兄弟的那个冷冰冰的左护法
魔头忽然很累
他也很怕再失去这个左护法了
魔头就没躲
等着少侠把他砍死了
和左护法死在一起了


然后现实世界里
一个男人坐在电脑屏幕前长吁了一口气
“终于按着攻略过了这个剧情了..读了这么多次档..累死我了”
对的
这就是个游戏而已啦
至于魔头为什么有记忆
这是系统出的一个小 bug啦
没多久就被修复了!

所有图片都来源于微博....


先不说了,我先舔为敬,干了这碗狗粮!

怪不得汪家和张家不对付...😂

【楚路】求而得之

基本上等于没后文了...看心情缘更

Ps:不足一千字好方,考前攒人品吧


01.


过年的时候,路明非订机票飞回了天朝。说是因为学校没有过年的氛围才回来,其实不然,路明非回国的主要原因是思念。
倒不是说思念他的婶婶一家了。毕竟也没多大的感情,路明非才不会去冷脸贴人家热屁股,自己给自己找不是。过年嘛,就是要喜庆一点。
他去了自己的房子。没人知道路明非有套房子,六十平米,一室一厅。(江南爸爸也不知道,科科)
路明非在房里转了一圈,然后出门,打车去交了水费电费。回来时在小区的超市买了两袋速冻水饺,然后慢慢地往回溜达。
可能是因为那个什么寒潮的原因,这里的天气冷的要命。路明非回家的时候冻的耳朵和脸一片通红,像是害羞的小姑娘一样。他把水饺往地上一放,踩着棉鞋就进了厨房,从柜子里拿了电磁炉和锅出来。
路明非很久都没有来过这里了,家里的一切都落上了一层灰,显得屋子死气沉沉。就在他行走,下蹲,起身的每个动作之间,那些细小的颗粒就被风带着飞了起来,在空气里飘动。
“滴”的一声过后,电磁炉开始嗡嗡的运转,路明非打了一锅的水放在上面,开始等水烧开。
没有桌子,电磁炉只能放在地上,路明非坐在椅子上,从上往下俯视着锅。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外面的天就暗了下来,路明非起身开灯,回来时水正好烧开。
他拿起一袋水饺,直接下到了锅里,然后才发现没有酱油,连碗筷也没有。路明非沉默半晌,觉得自己活的有够憋屈。
没有办法,路明非敲响了对门的门。来开门的是个老太太,头发花白,而且心地善良,好心的借了一副碗筷给路明非。
路明非在心里默念了五遍好人一生平安,然后发现饺子沾了锅底。
十分钟之后,饺子开锅了。外面早就是灯火通明,还有人放了几簇鞭炮。路明非吃不着葡萄就嫌葡萄酸,心里希望放烟花爆竹的都被警察叔叔罚款。
瓷碗里装着两个饺子,碗边略微泛黄。路明非忘了交取暖费,在屋里直打哆嗦,手指冻的不听使唤,半天也夹不住一个饺子,最后索性将筷子当作叉子使,省了一番功夫。
屋里没有电视,路明非坐在椅子上吃饺子,一个人看烟花。
路明非突然感到了孤独。
那孤独就像是一根弦,静静地躺在心头,有时会被清风拨动。
然后你就会想:啊。这就是孤独啊。
路明非抱着饺子碗坐了很久,等回过神来时烟花已经放完了,天是黑色的,没有星星,只有一个不太黄的月亮,暗淡的嵌在上面。
“师兄,新年快乐。”
明明哪里都不像--亮度,颜色,都不如楚子航那双燃烧的双眸--但此时此刻,这月亮真真切切的让路明非想起了他。
那个被所有人遗忘的楚子航,此时此刻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独自一人。也许也像路明非一样,正看着月亮。
然后号啕大哭。

之前和朋友聊天,谈到瓶邪性转。

我:“小哥性转的话,吴邪应该叫他什么啊?”

我:“难道要叫"小姐"吗哈哈哈哈!!”

朋友:“照你这么说,都反过来不是应该叫"大姐"吗...”

我:......

我:笑倒在地不能自理.jpg


那么大概就是这样的:

吴邪:“这位大姐....大姐,你等一下!”

活了很久对年龄很在意不愿透露姓名的张小姐:妈的智障.jpg

和吴邪在一起之后的吴邪伴侣张小姐:当年没打死你算你走运。

段子之类的吧(Max/Caroline)





“Maaax!今天是我破产后最开心的一天!”Caroline手上挎着购物篮,脸颊上因为激动飞上了一抹淡红。


“Caroline,你已经经历过无数个'破产后最开心的一天了'好吗,不要再继续刷新这个记录了。”Max早就对Caroline的大惊小怪习以为常,此时正气定神闲的看着这傻妞扭着屁股跳'开心舞'。


“等等Max,我刚才绝对是脑子烧坏了,你快把它忘掉!...我居然只因为逛超市就开心的手舞足蹈!我居然堕落成了这个样子..”


“你脑子烧坏了--Yes。快把它忘掉--No。”Max向上微微挑眉,露出了迷之微笑,略带期待的看着Caroline“而且我还录了视频。”


“Max!”Caroline佯怒的看了Max一眼,拉住了Max的胳膊,用恳求的语气说,“拜托啦Max,你最最最最最好啦,快删掉它,你不会把它发到网上对吧?”


“No way!除非你同意我买超大包装的小熊软糖!”


“可是Max....”那对你的牙齿不好。


“!!”Max高高的举起了手机。


“Max你看小熊软糖在那里!”Caroline放弃,谁叫Max抓着她的小尾巴。唉。


回家路上。


“Thank you C-line。”Max一手捧着一大包糖果,一手抓着五个小熊软糖,并依次将它们扔进嘴里,然后毫不留情的用牙齿把它们碎尸万段,最后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怎么唔Max,李好奇怪。”Caroline嘴里也塞满了软糖,说话时模糊不清。


“什么奇怪?你的'软糖口音'吗?”


“唔是”Caroline咽下软糖,脸微微发红,“你刚才叫我C-line?”


“Yessss。”Max看了一眼Caroline,脸上写满了'这有什么大不了',“还有什么事吗?来自小熊软糖国的C-line公主?”Max抓住了Caroline的胳膊,“Max号列车准备驶往Han的饭店,请系好安全带。我们要迟到了!”


“最后一个问题,我们买的东西怎么办?”


“...你可以放在Earl骑士那里,他会打败恶龙,保护你的财产的。那么Max号列车开始运行!”



谎言之下(Max/Caroline)

如果呆C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是被人早早安排好的,连Max都是演员之一,那么会发生什么呢?



就是俩人纠结谈恋爱的故事而已啦!


不负责任式随时更新!





01.

“Caroline,come with me。”

Max叫住了正在为顾客点餐的Caroline,把她拉到了储藏室,紧张的四处张望了几下,然后呼出了口气,紧紧的靠在了门上。

“怎么了Max?你看起来很紧张,放松点,这儿一共就这么大点地方,不可能再藏第三个人了。”

“Caroline,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话可能会毁掉我们的友谊,但是你有权利知道真相,如果你听过后觉得生气,你完全可以打我一拳,但不要打脸,那太难看了...”

“Em...Max,你放心,如果你真的用我们的钱去买了大麻,我会狠狠打你一拳的。”Max看着眼前的金发女郎俏皮一笑,显然没有把自己的话当真,不禁心里叹了口气。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难道你错穿了我的胸罩?没关系Max,那又不是什么大事。”

“what...of course no !我根本穿不上好嘛!”Max翻了一个白眼,听见了预料之内的愉悦笑声。

Max一只手搂住了Caroline的肩膀,把她往怀里带了一下,然后在她耳边轻轻地说“Caroline,其实我是一个杀手。”

“Oh Max。”Caroline转过头,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Max——它们是浅灰色的,像是细雨过后的天空——

“那你一定是来拯救我的杀手。”


02.

“Caroline!家里没有牛奶了!快去买!”Max穿着围裙,准备着cupcake上的奶油,另一面搅拌机中倒满了面粉,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

“Max,I'am so cold。不要让我离开这温暖的被窝...please!”Caroline藏在被子里,只露出一条缝,用眼睛恳求着Max。

“Caroline,你已经一天没有离开那张床了!不管你现在有多想继续躺在那里,你都得爬起来去买牛奶!想想你的减肥计划!”

Caroline叹了口气,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Max,你现在大概是世上最了解我的人了。”

一阵窸窣过后,关门的声音回荡在客厅。

Max回到自己的屋里,倒在了床上,拿出了一部手机,颓废的看了一眼过后,猛的把它扔到了墙上。

“Fuck...老娘不干了。”Max把脸埋在被子里,手里紧握着Caroline的睡衣边(?),眼角略微湿润。